万博体育世界杯版-首页|欢迎您

“人才之战”升级 超级城市上海加入抢人大战!

点击率:

抢人大战中,上海队又加一分!


今年以来,向来高冷的超级城市——上海,在“抢人”方面动作频频。


前有带货一哥李佳琦,作为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落户上海,紧接着9月23日发布落户新政:复旦、上交大、同济、华东师大的应届本科生、以及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相当于原来的985)的应届硕士,全国各高校的博士可以直接落户魔都。


抢人的目的十分明确。


吴晓波老师则表示:“对于年轻人口的加入,经济属性的上海远比政治属性的北京更迫切。”一语道出上海新政的本质。


上海老龄化趋势严重


很多人都想不到,上海是中国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在老龄化城市的榜单上,陪跑上海的几乎都是东北城市。


按联合国标准,65岁及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7%,就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上海早就超过了这个标准,且在2017年,上海的这个数据就高达联合国标准的两倍。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上海的老龄化率都处于偏高水平。


如果再把范围缩小至“户籍常住人口”,数据就更明显。


2017年上海户籍常住人口中,户籍人口老龄化率为21.8%,即平均不到5个户籍人口中,就有1个人是65岁以上。60岁以上的比例则高达33.2%,即每不到3个户籍人口中就有一个人是60岁以上。


与此同时,近几年上海的新出生人口在减少。据上海统计局公号数据,在2016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增量已经超过了新出生人口。


毫不夸张地说,作为中国经济实力最强的城市,如果上海没有吸引进去的外地年轻人为这座城市输血,那么上海就会是中国老龄化程度最重的城市,比东北还要重。但随着人口老化速度加快,以及过去的落户门槛过高,新增年轻人的速度赶不上存量人口老化的速度,给户籍政策松绑是必然的选择。


新兴人才引入方面上海已落下乘


在各大城市纷纷加入“抢人大战”后,近年来新兴人才的流动走向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原来优势明显的上海,已经被杭州等一批城市逆袭。


上面是过去三年985高校毕业生流向,上海还是在增加的,然而上海的人才流入方面尤其是在互联网人才流入方面一直不具备优势:



过去两年上海互联网人才流入仅排名第11位,流入率仅为4.86%,不及杭州的三分之一。


这也是在新经济和互联网赛道上,上海始终不如北京、深圳、杭州的原因。


在2020年选择去杭州的互联网人才调查中显示,到杭州去的原因排名如下:



在互联网发展方面上海落后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从选择杭州的前两条原因可以看出来阿里巴巴带给杭州的发展,同时第二个原因是引进人才的政策力度大,容易落户。


而在一份5G产业城市排名中,上海在四个一线城市中同样处于不利地位:



上海已经错过的东西太多,这些放宽户籍,目的非常明显,就是要吸引一批高学历、高质量的人才,逐步改变人口结构比例,为城市和产业输入新鲜血液。


抢人大战已成为新常态


上海摆明姿态下场抢人,意味着的各城市之前人才的竞争,将进一步进入白日化。


2019年圣诞节,全国人民收到了一个大礼: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根据这个政策设定的门槛,除了上海、北京、深圳、重庆、天津、成都、广州、南京、武汉外,其他所有城市都将全面放宽或取消落户限制(实际上这9个城市中已经有7个城市大幅放宽了落户条件)。


这意味着中国人已经基本可以实现自由迁徙了。阻碍人口流动的因素已逐渐从行政因素(户籍)逐渐转向经济因素(房价、房租、生活成本等)。


正因为如此,抢人大战会非常残酷,因为狼多肉少。


需要落户的流动人口一般都是15-64岁之间的可劳动人口,中国这一年龄区间的人口比例已经走过历史拐点(2010年)开始下降了, 且伴随计划生育政策的后续影响使得下降幅度加速。所有人都明白,这批人是社会的中坚力量,贡献了消费、税收、劳动力,既然他们在中国全国的整体比例在缩小,那么对于各个城市来说竞争就更加残酷,因为这些资源的总量在不断减少,但每个城市又希望自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而最终,大多数流动人口可能流入少数的城市,这注定是一场输家比赢家要多得多的竞争。


而上海既然走出了这一步,不再遮遮掩掩,那就不会止步于此,只会继续放宽。


那么其他城市呢?面对上海的抢人政策又将作出什么调整?哪个城市将在未来的人才争夺中脱颖而出?我们拭目以待!


部分内容来源: 房东经济学、 智谷趋势